团子汤

我、我真的没弃坑(*꒦ິ⌓꒦ີ)

【胜出/轰出】临时标记04

※ABO设定
※胜出/轰出
※过程大三角,结局单cp注意!
※自我放弃的ooc(*꒦ິ⌓꒦ີ)
※不会放链接,所以前文自取!鞠躬致谢!!
—————————————————————

绿谷出久理所当然地失眠了一整晚。

这怎么可能睡得着啊?!

在一段时间的惊慌过后,绿谷出久仔仔细细、非常努力地把白天发生的事翻来覆去地回想了好几遍。

甚至到最后他已经难以确认一些细节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是他在混乱中做出的假设猜想。

天亮的时候,绿谷出久给欧鲁迈特发了短信。

半个小时后,短信显示已读,紧接着欧鲁迈特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绿谷出久尽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他向欧鲁迈特详细地叙述了昨天白天班级里发生的几件奇怪的事,并着重强调了事件中心的二人的Alpha身份。

然后他们陷入了沉默。

“……总之,他们也只是猜测……”欧鲁迈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严肃,“绿谷少年你应该能明白,作为One For All 的继承者,你将来要肩负起多么大的责任,而为了你的职英生涯,你必须隐瞒自己的Omega身份……”欧鲁迈特轻吸了一口气,“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知道你是个诚实的好孩子,但是……你必须守住这个秘密,连爆豪少年也不要告诉,好吗?”

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绿谷出久知道那其中蕴藏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了解,我会努力的!”绿色卷发的少年眼中闪过坚定的色彩。


第一个挑战来的意外的快。

绿谷出久在快要出公寓门的时候,遇见了准备去倒垃圾的丽日御茶子。

“啊!丽日同学早安!”。

与帮欧鲁迈特保守秘密时不同,绿谷出久现在只要看见自己班的同学,就不由自主地开始紧张。

这样可不行!打起精神来啊!人偶!

“小久早安~嗯……脸色看起来很糟糕啊,生病了吗?”丽日御茶子凑近了仔细观察绿谷出久的脸,“看起来很憔悴的感觉?发生什么了吗?”

“没没没没没没没有!”
太、太近了!!而且刚才照镜子时明明觉得还好……该说不愧是女孩子的细心吗?!

“唔……不是生病就好,”丽日御茶子察觉到眼前的少年红透了的脸,向后退了一步,“话说小久,脖子那里有什么问题吗?”

绿谷出久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用右手捂着后颈。

“啊!啊啊啊啊——这个是、这个是、”下意识的快速挠了挠后脑勺,绿谷出久拼命地试图找出合理的理由,“啊……对、对!就是那个……落、落枕了!!”

“诶?”

面对在担心表情中还夹杂着淡淡怀疑的丽日同学,绿谷出久决定快速转移话题。

“那个,丽日同学,灰尘从袋子里跑出来了!”

因为处于无重力状态过久,垃圾袋中的灰尘从袋子没系紧的开口处飘了出来。

“呀!!!”
趁着丽日御茶子慌忙转身收拾的时候——

“那么我先走了!丽日同学一会儿见!”
未来的英雄人偶落荒而逃。

小跑一阵后,绿谷出久慢下了脚步。

面对什么都没察觉到的丽日同学就已经如此慌张了……要是……
脑海里浮现出两张截然不同、但现在都和大Boss划上等号的脸,绿谷出久觉得今天大概会是漫长的一天。

要加油啊!绿谷出久!
再次给自己打气,绿谷出久向着眼前的教学楼迈开坚定的步伐。

不过……最好还是先想办法克服总是下意识捂住后颈这个问题好了……



出乎绿谷出久意料的是,想象中勇者斗恶龙的场景并没有上演。

小胜依然以那副“啊啊啊这种白痴课程简直是在浪费本大爷的时间”的懒散样子瘫在座椅上;而轰同学也只是简单的向他问好。

直到老师走进教室,绿谷出久也没有再感受到一点与平时不同的氛围。

也许……是我太敏感了?

毕竟他昨晚和今早都有好好地服用治愈女郎给他的信息素抑制剂,所以他现在应该没有再释放所谓的Omega信息素,所以小胜和轰同学应该不会再对他产生怀疑了……吧?

绿谷出久一把将又一次下意识地覆上后颈的右手拽下来,决定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讲课的教师身上,刚才那一小会儿的走神已经让他觉得非常内疚了。

而由于是背对,所以绿谷出久并没有发现,有一双一直关注着他的眼睛,眸色越来越深……

今天给1-A上过课的老师都感觉非常心痛。

因为,那个全班听课最认真、学习最努力的绿谷少年,居然!!上课走神了!!!

果然不该让他坐在爆豪后面的!!!
(爆豪:???关老子屁事!!!)

上午的学习结束后,绿谷出久也受到了良心的谴责。虽然他很努力地试图认真听课,但一夜没睡引起的亢奋状态还是很难让他集中注意力。

还好下午是两节自习课。

绿谷出久划掉上午走神时画下的无意义的涂鸦,准备整理一下上午的笔记,争取弥补由于走神造成的损失。

嗯……这里没有听到,之后找饭田同学借一下笔记好了……还有这里……这里……

Omega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真的很不方便啊……

不对不对!要认真学习!

八百万同学说……变装的最高境界就是从心底把自己当成那个人……没错,要从心底把自己当成Beta!

当意识到自己端端正正地在笔记本上写了一整行“我是Beta”的时候,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好像快哭出来了。

“下午好啊~同学们!”自习课上到一半,午夜突然推门而入,同学们开始议论纷纷。

“请安静!这节是特殊课程哦!”展露着性感的身姿,午夜在黑板上写下一行大字——

Alpha信息素对抗实践!

“诶——”班级里响起了一片惊呼。

不会吧!!!这不是很糟糕吗!!!

绿谷出久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还好其他同学也都很激动,所以没人注意到他的失态。

“众所周知Alpha通常伴随着强大的个性出现,当然也并不是说Beta的个性就低其一等,”安抚住有些躁动的学生,午夜在黑板上写写画画,“只是Alpha们的个性,极大多数都是极具侵略性的、具有强大破坏力的、甚至可以轻易置人于死地的、极其危险的个性。”

班级里安静下来,同学们都在偷偷打量着班里唯二的两个Alpha。

轰焦冻不动声色,爆豪胜己则是踹了一脚桌子。

“但是Alpha敌人最棘手的地方还不在于他们的个性,”午夜无视了爆豪胜己发出的巨响,“信息素才是最让英雄们头疼的事情。”

“Alpha的信息素在全力释放时会对Beta产生一定的压制力,这种情况下,Beta们的速度、力量、反应力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而今天这堂课,就是想让同学们切身感受一下那种被压制的状态,并从中思考适合自己的对策方法。”

说起这种Alpha的压制,当欧鲁迈特对战脑无的时候,当时还是个Beta的绿谷出久的确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那是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与臣服感,再之后的英雄杀手,都让他清楚的意识到Alpha对Beta的巨大优势。

“不过可惜我也是个Beta,”午夜摊了摊手,“本来这节课应该由另一个更适合的人来上的,不过他今天有事,所以……轰同学,你能帮个忙吗?”

什么——!!?

为什么是轰同学?!好吧,如果是小胜可能会更糟糕……但是……

绿谷出久用一种绝望的眼神看着轰焦冻慢慢走上讲台。

“那么,请你尽全力释放Alpha信息素,安德瓦应该有教过你吧?”

“……嗯。”轰焦冻开始慢慢调整自己的状态。

“切!”绿谷出久看到爆豪胜己的手心爆出几个火花,但是小胜居然没有在午夜老师点名轰同学的时候发飙,这让绿谷出久感觉非常意外。

很快,班级里的氛围完全改变了。

同学们的表情渐渐变得严肃,讲台上的轰焦冻现在正带给他们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不过显然众人都不愿意就此屈服,每个人都暗自鼓劲试图克服这种不适感。

但有一个人例外。

绿谷出久把头埋得很低。

他能听到爆豪胜己手心爆出的越来越密集的火花,他也能感受到后面峰田实桌子的抖动,余光还可以瞄到右侧同学严肃的脸……

但他除了觉得空气里的薄荷味道浓重到有点辛辣之外,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压力。

可能还觉得有点痒。

与之前不同,绿谷出久现在有一种被稀薄的雾气包围的感觉,他能隐约地察觉到轰焦冻的信息素慢慢覆上他的皮肤,带着一种试探和……亲近?

什么鬼啊???!!!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空气里的薄荷味道越来越浓,而且绿谷出久察觉其中大部分都在向自己的方向集中。

前面爆豪胜己手心已经开始酝酿小型爆炸,后面峰田实的桌子抖得好像快散架了,绿谷出久也终于发现自己遇到了大危机。

随着信息素浓度的升高,绿谷出久发觉之前只是覆在胳膊上的信息素正在向一个危险的方向进发——他的后颈。

停停停停停停停!!!

“儿童用的抑制剂抑制效果很弱,所以请尽量避免大幅度的情绪波动以及Alpha信息素的直接刺激。”绿谷出久突然想起治愈女郎的叮嘱。

可是现在要怎样才能避免啊!!?

直接伸手捂住后颈肯定不行,举动太可疑了!但是什么都不做的话,一旦抑制剂失效就会直接出局,绝对会被发现的!

怎么办?怎么办?

绿谷出久把头埋得更低,握紧双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对策。

去……去厕所怎么样?虽然有直面轰同学的危险,但如果屏息快跑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再次仔细估算了一下逃跑路线和时间,绿谷出久决定——就是现在!举手!!

然而他刚把头抬起,就听见了午夜老师的声音——“好的!就到这里,辛苦了!”然后他对上了轰焦冻来不及收回的目光。

他看不懂其中蕴藏着什么。

“哇啊——绿谷你真没用!出了这么多汗!”
身后传来峰田实的嘲笑。

其他同学也开始讨论刚才的感受。

无力地瘫在桌子上,绿谷出久仿佛看到了自己曲折坎坷的未来。


幸好之后一直到放学都没有再发生什么。

放学后,绿谷出久去教师办公室想找欧鲁迈特商量一下今后的对策,却被告知欧鲁迈特去了医院进行专业的身体检查。

所以今天的课程本来应该是欧鲁迈特来上吗?欧鲁迈特的身体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吧……绿谷出久有点担心,回到宿舍后马上发了慰问短信。

对了!今天的笔记!

吃完晚饭后,绿谷出久把白天的笔记认认真真地整理了一遍,然后打算去找饭田同学补上由于走神而遗漏的知识点。

饭田天哉正在公寓外的草地上练习踢腿。
想攀上最高峰,每天的锻炼可不能少!

“饭田同学!啊,抱歉,打扰你练习了。”发现饭田没在房间里的绿谷出久在大厅里女生们的指引下,找到了饭田天哉。

“没事!”饭田天哉收回踢到半空的腿,“绿谷同学有什么事吗?”

“啊……本来是想借一下上午课程的笔记……”绿谷出久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但是现在,我可以先请教一些关于踢技的问题吗?”

“非常荣幸!”饭田天哉快速站直,敬了个礼。

“是这样……小胜说我在踢腿时准备动作太大,不适合混战……”绿谷出久试探着踢了踢腿,“我这几天也在思考如何改进……但还是觉得很难把握……呃……饭田同学?”

饭田天哉把下巴推回到正常位置,“你是说、爆豪同学、帮你指正?”饭田天哉摆出奇怪的手势,他还是很难想象水火不容的两个人互相指点的场景。

“啊……就是之前我们打了一架……然后……”绿谷出久不知道该怎么向饭田解释他和小胜现在的关系,而且说实在的,他本人对此也不是很明白。

是敌人?朋友?竞争对手?还是……

“总之是想提高踢技的速度是吗?没问题!”看到绿谷出久窘迫的样子,饭田天哉体贴地没有继续追问,“我认为绿谷同学你的爆发力已经很厉害了,那么多进行柔韧性的练习可能会更有帮助!”

“如果可以的话,饭田同学可以跟我来一场对抗训练吗?我想实际感受一下我和饭田同学的差距。”绿谷出久期待的看着饭田天哉。

“啊……当然可以,但是你没关系吗?丽日同学说你早上的时候落枕了。”饭田天哉指了指绿谷出久的后颈。

“啊!没、没关系!”绿谷出久下意识地捂住后颈,“已经好了,完全没问题!”为了证明自己,他还使劲地晃了晃头。

“那我们都不使用个性,来一场点到为止的切磋吧!”说完,饭田天哉率先向绿谷出久出腿。

来了!右边!瞄准的是头部!

绿谷出久快速做出反应。

不得不说,一直专注于踢技的饭田同学的动作非常的简洁明了,即使不使用个性,出腿速度也相当快,同时也没有因为准备动作幅度变小而丧失应有的力度。

饭田天哉微微向右旋身,一个加速打算向绿谷出久的头部左侧踢一记右旋。然而这一招他平时大都是配合着自己的个性从空中出脚,所以饭田天哉感觉这一次自己似乎有些过于前倾。

是这招!!
绿谷出久认出饭田天哉现在踢出的一脚正是自己想改进的招式,于是他仔细地观察着饭田同学的发力方式、出腿角度……以致于反应慢了一步,虽然勉强防住,但还是被脚尖蹭到了后颈。

“没事吧!”饭田天哉急忙收回脚,紧张地看着绿谷出久。

“没事啦,”绿谷出久摸摸被擦过的后颈,略微有一些刺痛,“只是擦伤而已,我们继续?”

然而刚拉开架势,绿谷出久就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后颈传遍全身,一种无力感也随之从四肢传来。

“不……这太危险了,我们还是……绿谷同学!!!你怎么了?!”正打算拒绝的饭田天哉看见绿谷出久突然软倒在地上,连忙上前一步扶住他。

“战斗中要特别注意后颈的保护哦”治愈女郎的话又一次在绿谷出久脑中响起。

不会吧……只是被脚尖擦过的力度都不行吗……

缓过一口气,绿谷出久急忙拽住慌乱中打算直接去找治愈女郎的饭田天哉,“饭田同学!我没什么事啦……就是那、那个……对、就是落枕了!”

“如果是这么严重的落枕的话,我建议还是找治愈女郎检查一下才好!”

“不不不不不不,不用这么麻烦……”暂时还使不上力气的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快要拽不住饭田同学了。

“…………你们在干嘛?”

爆豪胜己本来只是想排遣一下今天被迫在课堂上闻了半天那个阴阳脸混蛋的信息素的不爽,但如果他事先得知自己会在公寓门前的草地里看见两个以奇怪姿势“抱”在一起的白痴的话,他觉得自己可能还是会选择去找那个狗屎头借一下沙包。

“你来的正好!爆豪同学!绿谷同学他唔呜呜呜呜——”正打算叫爆豪胜己帮忙的饭田天哉被绿谷出久捂住了嘴。

“什么事都没有!”为什么小胜会突然出现啊??!

“才不是!绿谷同学你现在需要帮助!”好不容易挣脱开的饭田天哉好像把自己代入了救援英雄的角色。

这两个白痴在搞什么……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茶香,这让爆豪胜己心头的不爽稍微平淡了些。

真是的!不是跟废久说不许再喝茶了吗……

“那么,爆豪同学,请你帮助我把绿谷同学抬到他的房间好吗?这么晚了保健室很可能没有人在。”无视绿谷出久微弱的挣扎,饭田天哉两手架在绿谷出久的腋下,准备和爆豪胜己一起把伤员抬走。

“……所以废久到底是怎么了?”虽然废久什么都做不好,但据他所知,绿谷出久并不是会轻易示弱的人。

“不——我没——”
“他落枕了!!”

饭田天哉的声音在突然安静的空气里仿佛传出了回响。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现在羞愧得快要死了。

“你们两个——是在玩我是吧!!?”爆豪胜己觉得自己刚才绝对是脑抽了才会对那个废久感到一丝担心。

“想回宿舍?老子炸飞你们绝对是捷径啊啊啊啊——”

“Boom——”

一声巨响吸引了1—A宿舍楼里所有人的注意。

还好没有再次被罚禁闭……
扑倒在自己的床上,绿谷出久回想起鸡飞狗跳的一天,觉得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轻轻抚摸已经不再疼痛的后颈,那里一片光滑。

明明什么都感觉不到,确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吗?

明天……去找发目明同学增强一下战斗服后颈部分的保护好了……

绿谷出久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另一方面,发觉自己由于一直在思考今天废久种种不对劲的地方而错过了最佳睡眠时间的爆豪胜己,愤恨地把枕头扔到了地上。

之后绿谷出久战战兢兢地平安度过了五天。

他也渐渐习惯了变成Omega的生活,虽然时不时地说谎还是让他有一些罪恶感,但他也明白这是为了实现梦想所必须做出的牺牲。

今天是治愈女郎通知取结果的日子。

放学后,绿谷出久有些忐忑地推开保健室的门。

保健室里的气氛意外的凝重。

这让绿谷出久的心猛的一沉。

而之后,治愈女郎的一句话,更是让他的心直接沉到谷底。

“绿谷小朋友……你的秘密,可能守不住了……”

TBC.

——————————————————
首先!拖更致歉!鞠躬!!
这几天感冒鼻塞感觉好像把脑子都塞住了……´_>`
卡文卡了好久……(*꒦ິ⌓꒦ີ)
写出来也不是特别满意……希望小天使们不要嫌弃(இωஇ )
而且我果然又没写完下集预告……本来是打算拼死写完的……但看来可怜的敌联盟要下章才能出场了……(✘_✘)
好像自从某个小天使夸了我之后,我就开始向着啰里吧嗦的道路前进并一发不可收拾……完全找不到学数学的人该有的凝练简达2333333我的锅我的锅_(:3 」∠ )_

下集预告:(这次我一定要写完!!!)
1、白学现场!(伪)
2、敌联盟出没注意!

谢谢观看!鞠躬致谢!!!

评论(43)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