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子汤

我、我真的没弃坑(*꒦ິ⌓꒦ີ)

【胜出/轰出】临时标记05

※ABO设定
※胜出/轰出
※想不到词的ooc(✘_✘)
※可能有私设注意!
※不会放链接,所以前文自取,鞠躬致谢!
——————————————————————

什么叫……秘密守不住了?

绿谷出久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怎么会?!以现在的科技,Omega想伪装成Beta生活不是很容易吗?

一旦他Omega的身份暴露的话……未来如何暂且不论,现如今还能不能继续在雄英就读英雄科都是未知。而即使雄英力排众议让他继续就读,也势必会再次把雄英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绿谷出久越想心就越沉,手心的汗已经快让他的手握不住了。

“绿谷少年,你先冷静!”欧鲁迈特伸手按在面前失神的少年的肩上,引导他在保健室的床边坐好。

“欧鲁迈特……”思绪被打断,绿谷出久抬头看着面前欧鲁迈特担忧的脸。

那双由于消瘦而凹陷下去的眼睛并没有因为引退而失去光芒,那里面始终蕴含着一股坚定的力量。

……没错!不管发生什么,不管前途多么艰险,他也不会放弃!明明早就下定决心了不是吗……他要成为最棒的英雄!!

绿谷出久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过来。

“抱歉……绿谷小朋友,我刚才的说法可能不是非常恰当。”治愈女郎递过来一颗小熊软糖,“但你的情况太特殊了,说实在的,真的有些难办。”

“是我的检查报告出了什么问题吗?”绿谷出久非常忐忑。

“简单地说,绿谷小朋友,你的第一次发情期就快来了,而你,却没办法靠药物挺过这一关。”
治愈女郎翻开了桌面上那本薄薄的小册子,里面是一些绿谷出久看不懂的各种专业术语。

“发、发情期?!”虽然很不合时宜,但绿谷出久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脸又红了。他想起了那本《青春期性健康教育》里对Omega发情期的详细描写——那些只是平铺直叙就已经让他脸红心跳的文字,他难以想象如果真实发生在他身上,将会是怎样场景。

可是……为什么无法使用抑制剂?

大多数单身的Omega都会选择在发情期使用针剂型抑制剂来帮助自己度过那段难熬的时光,虽然会很痛苦但是成功率相当之高。那本健康教育书里也推荐了几种青少年适用的型号,为了以防万一,绿谷出久还忍着羞耻把那几页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

但是现在却告诉他,他没办法使用抑制剂?

可如果这样的话……
难道要他找一个Alpha来标记自己吗??!
所以治愈女郎才会说他的秘密守不住了??!

绿谷出久被自己的想法震惊到了。

不不不不不不对,等等等等等等等!!!

“可是,即使不使用药物,我也可以凭意志力硬熬过去吧?我相信我可以做到!”

在抑制剂发明出来之前,Omega们就是这样做的,但是成功率就全看个体的意志力是否坚定了。

“不……我很抱歉绿谷小朋友……这正是我接下来想要说的,”治愈女郎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你不能只凭自己度过这第一次的发情期。”

“接下来的话题有些私人,可以请你先回避一下吗?欧鲁迈特。”虽然是请求的语气,但是治愈女郎已经开始撵人了。

“……好的。”
临出门前,欧鲁迈特担忧地看了绿谷出久一眼,而绿谷出久则勉强回了他一个“没问题”的笑容。

“我们继续……你知道的,你的Omega体质是由于继承了OFA后受到的基因增强而来,这就导致了你和其他的Omega之间的最大不同——你的Omega器官发育得太晚了,”治愈女郎把检查报告翻了一页,上面有许多数据和曲线,“而这就是症结所在。”

“正常的Omega器官的发育是和第一性别的发育同时进行的,也就是所谓的青春期。但是绿谷小朋友,你不一样,你的Omega器官是最近几天才开始觉醒的,信息素分泌水平也就大概是7、8岁儿童的程度。”

“那我怎么会出现发、发情期?”虽然这方面的知识相当匮乏,但绿谷出久也明白发情期至少要等Omega器官基本成熟时才会出现。

“没错,正常的7、8岁儿童当然不会出现发情期,但是别忘了,你除了Omega的身份外,你还是一个15岁的少年。”治愈女郎又递过来一颗小熊软糖。

绿谷出久的脸色有些发白,他似乎想明白这一切是怎样产生的了。

“第一性别的快速发育与第二性别的刚刚觉醒产生了冲突,大量分泌的激素带给你刚刚开始发育的Omega腺体一个错觉,”治愈女郎再次翻了一页报告,这一页上则出现了大量的表格,“一个‘你已经准备好了’的错觉。”

虽然出了大量的汗,但绿谷出久感觉自己如坠冰窟。

“由于你的Omega器官发育得非常不完善,没有外界刺激的情况下,你想熬过第一次发情期的成功率基本是0%,而如果这时候使用高浓度的抑制剂无疑会对你的身体造成极大负荷,甚至可能会让你的Omega器官停止发育……”

“没关系!我本来就是一个Beta……这只是让一切回到原点不是吗?”如果治愈女郎是担心这一点的话,绿谷出久觉得完全没有问题,其实他到现在也还没做好成为一个Omega的准备。

“不!你太天真了!”治愈女郎难得地发了脾气,上一次她露出这么可怕的脸还是在提出以后拒绝给绿谷出久治疗手臂的时候,“你会死的!Omega的基因不可逆转,缺乏足够的信息素你甚至活不过20岁!”

怎么会……绿谷出久好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他……必须要找一个Alpha来标记他?

绿谷出久承认自己曾经胆小又懦弱,但他从来都没想过要把自己的一生交给别人来控制。而A/O之间的标记,本质上就是这么一回事。被标记的Omega的思维会被标记者影响,虽然程度有轻有重,但都不可避免。

绿谷出久认真地想过这个问题,可是他还没准备好面对这一切。

他的脑海里闪现过一个身影。

如果是……的话……

“不过这里有一个应该算得上是好消息,”治愈女郎打断了绿谷出久的出神,“绿谷小朋友,你无需进行真正的标记。”

“什……什么意思……!?”绿谷出久现在的心情就好像被推上行刑台的犯人得知自己被判无罪释放了。

“由于你的Omega器官尚未发育成熟,所以其实即使你想被标记也是做不到的。”治愈女郎开了个玩笑,然后不出所料地看见了绿谷出久爆红的脸。

“那、那到底、该怎么办?”不能硬熬也不能标记,度过发情期难道还有第三种办法吗?

“可以了,进来吧!欧鲁迈特!”没有直接回答绿谷出久的问题,治愈女郎将欧鲁迈特叫回了房间。

面对两张忐忑不安的脸,治愈女郎提出了她思考了一下午得出的方案:“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进行临时标记!赶在发情期之前,进行少量的Alpha信息素摄入以稳定体内的信息素水平!”

原来不是无罪释放……而是死缓吗!!?

临时标记——绿谷出久在《青少年性健康教育》中有读到过,是Alpha向Omega后颈的腺体内注入自己的信息素的行为,与真正的标记不同,临时标记会随着Omega的新陈代谢逐渐消失,这段时间内Omega依旧会受标记者影响,但影响力远不如永久标记。

如、如果只是在后颈咬一口的话……

有了之前绝望心情的对比,绿谷出久觉得被咬一口似乎也不是什么特别糟糕的事情了……

看着面前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的少年,治愈女郎皱了皱眉头。

“事情并不像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治愈女郎有些不忍心,但不得不给这对师徒泼冷水,“绿谷小朋友的后颈腺体并不成熟,所以临时标记很大可能会永久摄入标记者的信息素……虽然由于摄入量低影响较小,但我还是希望你可以慎重考虑,这可能会是影响你一生的决定。”

永久摄入信息素??!那不就和永久标记一个性质了吗?!!

不过……只是咬一口……

绿谷出久把希冀的目光投向欧鲁迈特。

欧鲁迈特也是Alpha!只是咬一口的话,应该没有关系!

但是欧鲁迈特没能回应他的目光。

“抱歉……绿谷少年,这次我帮不了你了。”欧鲁迈特感到非常的愧疚,这一切都因他而起,可他现在却没有能力去解决。

“前几天的检查报告显示,由于OFA的消失,欧鲁迈特现在的Alpha基因呈现不稳定状态,信息素分泌紊乱,无法进行任何形式的标记。”治愈女郎向绿谷出久做出解释。

“会对欧鲁迈特的身体有什么影响吗?!”绿谷出久有些担心。

啊——心地多么善良的少年啊——第一反应居然是关心他的身体——欧鲁迈特觉得自己的良心更痛了。

“暂时不会产生其他问题……那么绿谷小朋友,你最好尽快做出决定,第一次的发情期预计在一个月内就会出现。”治愈女郎又把话题引了回来。

“我……”绿谷出久大脑一片空白。

他所熟识的人中,只有欧鲁迈特、小胜和轰同学是Alpha……

但是……

脑海中快速闪过一些片段,被欺负的场景、被嘲笑的场景、厌恶的眼神、被挥开的手……

“明明是个无个性,但你居然不是Omega?!废久!”

小胜的话……大概不会愿意帮忙吧……

绿谷出久有些苦涩的想,小胜肯定会狠狠地奚落他,然后头也不回地走掉。

“如果发生什么事的话……也许我可以帮上忙……”

绿谷出久突然想起之前在更衣室里,轰焦冻对他说过的话。

虽然他不知道轰同学当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提出的建议,但也许……

“我……想试着拜托轰同学!”


今天轮到轰焦冻和障子目藏值日。

轰焦冻扫的很慢,直到障子目藏把自己负责的区域值完回去,他才清理到一半的位置。

他在等人。

下午的英雄基础课结束后,欧鲁迈特偷偷叫住了轰焦冻,并向他表示有重要的事情希望可以在放学后谈。

欧鲁迈特有重要的事情找他……会和绿谷有关吗?

轰焦冻心不在焉地把剩下的地面快速扫完。

虽然绿谷身上的茶香消失了,但是这几天他的行为多少有些奇怪。

轰焦冻皱了皱眉,他觉得这几天……绿谷在刻意地避开他……和爆豪。

是因为他们两个的Alpha身份吗?

绿谷经常无意识地捂住后颈也让人非常在意……

绿谷……真的是Omega吗?

轰焦冻把打扫工具放进柜子里摆好,转身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如果……绿谷真的是Omega的话……

轰焦冻在座位上坐好,将左手伸到眼前,轻轻握紧。

他该做些什么才好?或者说……他应该做些什么吗?


欧鲁迈特在拉开教室门时,内心出现了久违的紧张感。

虽然他说服了绿谷少年让他来处理这件事,但他其实也没有十分的把握。

轰少年……会答应吗?

啊啊啊——
现在可不是犹豫的时候!欧鲁迈特!

一把拉开教室的门,在踏入的一瞬间,欧鲁迈特注意到了教室后方端端正正坐着的少年。轰焦冻半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但那身影在黄昏日光的映照下,让欧鲁迈特觉得有些落寞。

“……晚上好,轰少年。”欧鲁迈特干笑着打了招呼。

“欧鲁迈特……”思绪被打断,轰焦冻抬起了头。

然后两人陷入了沉默。

轰焦冻在等欧鲁迈特发言。

而欧鲁迈特正在想办法整理语言,虽然已经打好了腹稿,但还是觉得在这种氛围下很难开口。

“其实……有件事情……”
“和绿谷有关吗?”

二人同时开口。

“啊……没错……”
“绿谷他……是Omega吗?”

欧鲁迈特瞪大了眼睛。

该说不愧是轰少年吗……此刻的气势已经隐隐有些将他压制住了。绿谷少年这几天到底是怎么表现的啊?这不是完全暴露了嘛!不过爆豪少年那方面好像并没有发现的样子……

“欧鲁迈特?”轰焦冻在欧鲁迈特惊讶的表情里证明了自己的猜测。

绿谷他……真的变成Omega了?!

轰焦冻的内心有一瞬间的震动,虽然这几天他基本已经确信了自己的怀疑,但此刻从欧鲁迈特那里得到证实还是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由于一些不可逆的因素,绿谷少年他意外的变成了Omega……然后他现在需要一些帮助……”欧鲁迈特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这有些唐突,但是……轰少年,你可以临时标记绿谷少年吗?”

欧鲁迈特看见了轰焦冻微微瞪大了双眼。

“我……”

唰——
门被大力拉开的声音。

欧鲁迈特回过头,出现在门边的,是爆豪胜己难以置信的脸。

“开什么玩笑!!!”


时间稍微退回一点。

爆豪胜己在下午的英雄基础课上,突然想到自己的新必杀技也许还有改进的余地。

现在的穿甲弹还需要一只手来辅助另一只手进行火力的集中和瞄准,那可不可以通过装备的升级达到单手攻击的效果?

于是放学后爆豪胜己就去找相泽消太拿到了战斗服的使用准许。

经过教室后门的时候,爆豪胜己瞄到了轰焦冻的身影。

什么啊……那个半边混蛋还没离校吗?

并不在意为什么这个时间轰焦冻还留在学校的爆豪胜己在把教室门拉开一个小缝的同时,听到了里面的声音。

“其实……有件事情……”

欧鲁迈特?他居然也在?!还是和那个阴阳脸?

“和绿谷有关吗?”

还提到了废久?!

爆豪胜己脑海中浮现的第一印象是他前不久才得知的,One For All 的秘密。

搞什么鬼?!欧鲁迈特要把这秘密告诉那个阴阳脸混蛋吗??!这秘密不应该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吗?!欧鲁迈特在做什么?!

还没等爆豪胜己冲进教室打断谈话,他就听到轰焦冻向欧鲁迈特提出了疑问——

“绿谷他……是Omega吗?”

哈啊——?

那个废久是Omega?开什么玩笑!阴阳脸是脑子短路了吗问出这么可笑的问题?

绿谷出久是个Beta。
这是他在4岁就知道的事实。
也是他在12岁更加清楚地意识到的事实。

这什么啊……原来不是要谈论One For All 吗?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谈论One For All 的话,他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偷听两人的谈话。

但是爆豪胜己没有马上离开。

因为欧鲁迈特没有否认轰焦冻的话。

教室里非常安静。

喂……搞什么啊……?为什么不说话啊?这个半边混蛋很明显就是在胡扯啊?!

爆豪胜己突然想起最近几天绿谷出久不对劲的地方。由于相识多年,他完全没有向那个方向想过,但现在、结合阴阳脸的话、还有欧鲁迈特沉默的态度……

喂喂喂——怎么可能??!

虽然爆豪胜己想极力否认,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在说——他连个性都能突然拥有,也许这种事情也能做到?

欧鲁迈特接下来的话彻底泼了爆豪胜己一头冷水。

“……由于一些不可逆的因素,绿谷少年他意外的变成了Omega……然后他现在需要一些帮助……”

是他耳朵有问题还是这世界太疯狂??!

废久他真的变成了Omega!!!

不可逆的因素……难道是One For All 吗?!但是……为什么要找阴阳脸?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轰少年,你可以临时标记绿谷少年吗?”

爆豪胜己有一瞬间的头脑空白。

欧鲁迈特在说什么?

什么临时标记?

谁标记谁?

那个阴阳脸和废久?

那个一直跟在他身后、怎么甩都甩不掉的废久?

“明明是个无个性,但你居然不是Omega?!废久!”

爆豪胜己突然想起初中的某天放学后,他把绿谷出久堵在回家路上的一条小巷里。那天他们刚刚上完关于第二性别的健康教育课,他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ABO代表的含义。

他记得,在那句话之后他还说了一句,他说——

“就算你是个Beta!你也必须、只能注视着我的背影!”

可是现在!那个废久要被别人标记了?被那个阴阳脸?怎么可能?!他不允许!!

“开什么玩笑!!!”

猛地拉开门,爆豪胜己没有理会欧鲁迈特投来的诧异目光,他直视着轰焦冻的双眼,声音中有一丝本人都没察觉到的颤抖。

“爆豪少年……”欧鲁迈特惊讶的看着面前少年有些扭曲的脸。

爆豪少年他……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大意了!!

“……总之你先冷静……”看样子爆豪少年应该是听到了全部对话……现在当务之急是先稳定局面,要是引来其他人就麻烦了!

然后欧鲁迈特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我同意!!”轰焦冻回瞪着爆豪胜己,对刚才欧鲁迈特的提议做出了回应。

“你——说——什——么——”爆豪胜己的脸更扭曲了,手心开始爆出危险的火花。

轰少年!!!你能同意我是很开心啦,但是现在先不要火上浇油了好吗——

“绿谷希望我能标记他,而我同意了。”轰焦冻的右半身也开始放出冷气。

“废久的事情!轮不到你去操心!!”火花更大了。

“那你又有什么资格过问呢?只会欺负人的小混混!”左半边也开始冒出火光。

停停停停停停停!!!

“闭嘴!你个阴阳脸混蛋!!!”爆豪胜己点燃手心的爆炸,乘着气浪向轰焦冻飞去。

“该闭嘴的人是你!!!”轰焦冻猛的踏出右脚,冰霜迅速在地面蔓延。

“STOOOOOOOP——!!!”

欧鲁迈特在双方的拳头碰撞之前勉力变身肌肉形态,拦在二人的中间。

“欧鲁迈特——!”异口同声的惊呼。

爆豪胜己急忙转向,有些狼狈地撞在桌子上——教室里一半的桌椅都被他的爆炸气浪吹的东倒西歪。

轰焦冻尽力停止蔓延的冰霜,用左半边的高温给地面解冻,冰层融化后露出了龟裂的地板。

“噗——”解除了肌肉形态的欧鲁迈特喷出了一口血。

看着一片狼藉的教室,欧鲁迈特觉得自己又要被相泽消太骂了。

“……都冷静下来了吗?”欧鲁迈特擦了擦嘴角,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的地步。

“轰少年,首先我非常感激你能同意我的提议,但是现在……”欧鲁迈特把目光投向瘫坐在‘废墟’上,低着头不说话的爆豪胜己,“爆豪少年……你应该全都听到了?”

“……为什么是找这个阴阳脸?”

轰焦冻的面色有些冷,气氛又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绿谷少年他……觉得你不会同意帮这个忙。”欧鲁迈特示意他们冷静。

“切!”爆豪胜己狠狠地踹了面前瘫倒的桌子一脚。

那个废久!!!

“……现在情况变得有些复杂……如果爆豪少年也同意的话……不如我们再咨询一下本人的意见?”

欧鲁迈特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但现在,还是先保住这间教室再说吧。


绿谷出久非常忐忑地坐在保健室的床上。

虽然欧鲁迈特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他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但绿谷出久还是觉得也许自己亲自出面会比较好。

“放松点,绿谷小朋友。”治愈女郎递给他一颗粉色的小熊软糖,“我最近最喜欢的草莓味,试试看?”

“啊、谢谢!”绿谷出久接过糖放进嘴里,甜蜜的味道确实缓解了一点他的不安。

“不过就算轰同意了,你们也要先进行排异检测才能进行下一步。”治愈女郎打开桌子的抽屉,拿出一次性针筒,“抽血可能会有点痛哦。”

排异反应——Alpha对Omega的标记时可能会出现的反应,会对Omega的身体造成极大负担,甚至影响标记成功率,排异反应的出现大多与Omega的心理状态有关,所以不建议在发情期以外的时间进行标记。    ——《青少年性健康教育之第二性别Omega篇》

“如果出现了排异反应……该、该怎么办?”绿谷出久有些担心,他现在的心理状态并没能调节好。

“没关系啦……只是暂时不能标记而已,只要之后……”治愈女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我进来了。”

是欧鲁迈特!绿谷出久紧张地坐直了身体。

门开了,首先出现的是欧鲁迈特略带苦闷的脸。

这是……没成功吗……没关系!还可以向其他老师求助!虽然有些失落,但绿谷出久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强求……

然而紧接着,绿谷出久就看到了轰焦冻的脸。

轰同学??拒绝的话……应该不用再来保健室了吧?

最后是爆豪胜己。

……诶诶诶诶诶??!

为什么小胜会在这里啊?!

接受到绿谷出久不可思议的目光的爆豪胜己,狠狠地瞪了回去。


“……”

“……事情就是这样,绿谷少年,抱歉,是我大意了。”欧鲁迈特觉得自己简直把事情弄得越来越糟。

“不不不,请别这么说,欧鲁迈特已经为我付出很多了!”

但是小胜居然会同意……绿谷出久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果然打完那场架之后,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发生了变化吗?

“检测结果出来了。”从众人一进门就抽血去化验的治愈女郎扬了扬手里的报告单,从保健室的隔间走了出来。

众人把目光投在那两张纸上,气氛一时间有些紧张。

“意料之中,”治愈女郎把报告单递给绿谷出久,“都不合格。”

“哈啊——?”爆豪胜己难以接受自己居然被废久的信息素拒绝的事实。

轰焦冻把目光投在绿谷出久手里属于他的那张报告单上,面色有些发黑。

“怎么会……抱歉……我……”绿谷出久觉得相当羞愧,明明是他请求别人帮忙,现在问题却出在了他的身上。

“这种事情太过突然,绿谷小朋友没准备好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治愈女郎安慰地拍了拍快要哭出来的绿谷出久,“所以我提议……先来场约会怎么样?让绿谷小朋友再好好考虑一下。”

约、约会——??!

“Boom——”
雄英高校的保健室里响起了并不强烈的爆炸声,但那并不来自于爆豪胜己的个性。


另一方面,敌联盟的场合。

“死柄木弔,绿谷出久的血液分析结果出来了。”黑雾将一张报告放在死柄木弔面前的桌子上,“他体内确实含有与AFO类似的个性因子……但是除此之外……我们居然在里面检测到了非常微量的Omega信息素。”

“Omega信息素?那是什么?”比起基本证实的个性,死柄木弔对另一个词汇更有兴趣。

“……就是说,绿谷出久……很有可能是一个Omega。”黑雾有些汗颜,他没有想到老师连这种基本常识都没有教给死柄木弔。但他只是个Beta,所以他只能简单地向死柄木弔介绍ABO性别系统中的一些基本知识。

“……你是说,如果一个Alpha标记了一个Omega,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他的思维?”死柄木弔绽开了一个笑容。

“……可以这么说。”黑雾有种不妙的预感。

“我想到了一个有趣的游戏——”死柄木弔轻轻抚摸报告单上那一行显示Omega信息素含量的数字。

“如果我标记了绿谷出久,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TBC.

——————————————————————

报告!我终于!写完下集预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ʖ ͡°)✧
本来昨晚就想发的,可是修仙写文被妈妈发现了……然后被没收了手机▄█▀█●
每一章越写越长一定是我的错觉(つд⊂)这一章前半段完全就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ᐛ 」∠)_如果有逻辑漏洞,小天使们就当团子是傻的好了orz

本文不会有死出结局,请放心食用。(……)

马上就开学啦,这几天要准备许多东西……所以下一章可能发的会晚一点,鞠躬致歉!!

下集预告:
就一句话——绿谷出久和轰焦冻的游乐园秘密约会!

给小天使们大口亲亲 ٩(๛ ˘ ³˘)۶  谢谢观看!!!

评论(66)

热度(431)